常见问题

為什麼做功課對我沒用?

 

當你不再真誠的回答問題,並開始去辯護或捍衛你正在探究的想法時,功課就行不通了。在那一刻,你依然採用人們從有始以來就使用的、毫無希望的方法。當你開始辯護或捍衛自己的立場,或進入故事時,你只需注意到你正在做的事,然後再回來繼續探究。心智和自身的戰爭是一個舊的方式。如果你無法平息你内在的爭戰,你就無法終結外面的戰爭。歡迎來嚐試新的方法,歡迎來到和平。

 

寫別人很困難,我知道問題在我身上,為什麼我不能寫自己?

如果你想了解自己,請寫下別人的事。一開始就把做功課的茅頭向外指,你可能會發現你以外的一切,都是你想法的直接反映,都只是和你有關。我們大多數人多年來一直指責和批評我們自己,但這樣做從來沒有解決過任何問題。當你批判別人,做功課質疑,並將它反轉(你正在質疑的概念),這是理解自己及自我覺醒的捷徑。

 

判斷自己是非常困難的。我們當中的一些人非常投入對自己的身份認同;我們對自己的想法,我們應該看起來如何,我們應該如何感受,我們應該或不應該做什麼,都是如此強烈,以至於我們可能無法誠實地來回答這四個問題,並且反轉。如果您是做功課的新手,並且覺得你必須批評自己,請致電功課服務專線,讓經驗豐富的協導員,指導你完成作業單。

 

我一直試著在我的附近,找到一個有拜倫凱蒂觀點的治療師。我怎樣才能找到這樣的人?

 

請造訪thework.com,點擊認證協導師,尋找你附近的認證協導師。他們有一些是治療師,精神病學家,心理學家和其他健康專業人士,全都是優秀的功課協導員。這些專業人士可通過電話,電子郵件,Skype和私人“一對一”諮詢。我們BKI隨時為你服務。如果你雇用其中一位協導師,請將你的推薦、投訴、和/或經驗,發送至certification@thework.com。你的自由,健康和幸福對我們很重要。

 

我一定要寫下來嗎?當我遇到問題時,我不能只是在腦子裡問問題,然後反轉我的句子嗎?

 

心智的職責所在就是要對,它可以比光速更快地速度來證明自己的合理性。在紙上寫下來,可以停息你一部分的想法,那些造成你恐懼,憤怒,悲傷或怨恨的根源。一旦心智停歇在紙上,就會更容易去探究。最終,功課會開始自動在你身上運作、消解你的念頭,而不需要寫下來。

 

如果我對人沒有問題怎麼辦?我可以寫一些事物,比如我的身體嗎?

 

是的。可以做任何有壓力的主題的功課。當你逐漸熟悉這四個提問和反轉時,你可以選擇各種事物,像身體,疾病,事業,甚至上帝作為批評的對象。然後,當你進行反轉時,只需使用“「我的想法」”來代替批評的對象。

 

例如:「我的身體應該強壯,健康,靈活。」 反轉成為「我的想法應該強大,健康和靈活的。」

 

那不才是你真正想要的嗎?平衡,健康的心態?生病的身體是你一向以來的問題呢?還是你對身體的想法才是造成問題的根源呢?去探究一下吧。讓醫生處理你身體的問題,而由你來照顧自己的想法吧。我有一個朋友,肢體無法移動,但他仍然熱愛生命。自由不需要一個健康的身體作為先決條件。讓心靈自由吧。

我聽你說過,你是個熱愛現實的人。那些戰爭和強姦以及世界上所有可怕的事情呢?你難道可以容忍他們嗎?

 

恰恰相反。我只是注意到,當它明明已經存在,而我如果堅信它不該存在,只會讓我自己痛苦。我能不能至少結束自己內心的交戰?我能否不再用粗暴的念頭來糟蹋自己和其他人?否則,我在心裡仍持續進行著,我要世界停止的那些事。我先從結束自己的痛苦、自己的戰爭開始。這是一輩子的事。

 

所以你是說,我應該接受現實的現狀,不再跟事實爭辯。是這樣嗎?

 

功課並沒有說每個人應該或不應該做什麼。我們只是簡單地提出問題:「跟事實爭辯有什麼樣的效果呢?感覺如何?」 功課帶領我們探索,執着痛苦的想法的起因和結果,然後從探究的過程中,找回我們的自由。若僅僅只是說──我們不應該跟事實爭辯,無非只是添加了另一個故事,或增加了另一個靈性上的概念而已,那是從來沒有什麼幫助的。

我不相信上帝,功課仍然對我有幫助嗎?

 

是的。無神論者,持不可知論者,基督徒,猶太教徒,伊斯蘭教徒,佛教徒,印度教信徒,異教徒──我們都有一個共同點:我們都渴望快樂和平安。如果你對受苦感到厭煩,我邀請你一起來做功課。

 

有我可以深入功課的方法嗎?

我經常說,如果你真的想要自由,那就把功課當早餐、午飯、晚餐。你功課做的越多,它就越能讓你自由。有些人偏愛經由一個有組織的課程來做功課,所以我舉辦了功課學校,這是一趟密集式和改變生命的心靈旅程,包括課後練習計畫,和一個很棒的互助互持的環境。


我從知識層面上可以理解探究的過程,但是當我去做時,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變化。我有遺漏些什麼嗎?


如果你用思維的頭腦,很表面地回答這些問題,那麼這個過程會讓你覺得自己處於脫節狀態。嘗試提問時去深入探討。您可能需要多問幾次問題,來保持專注,但當你持續的練習,答案會慢慢浮現。當答案是來自你內心時,領悟(和轉變)會自然而然地發生。

 

一直以來每當我批判別人,我便將它反轉,不知何故,除了讓我感到沮喪和困惑之外,什麼也沒發生。這是怎麼回事?

 

僅僅只是反轉,會讓整個流程成為知識性的活動,對人並沒有什麼價值。我邀請你去超越智力的活動。這些提問就像潛入心靈的探測器,將更深層次的認知帶到表層。先問問題,然後等待。一旦答案出現,然後再做反轉。表層的心智和更深層次的心智(我稱之為心靈)相遇,那時反轉的感覺就會像真正的發現。

 

每一個句子都可以找到反轉嗎?如果我找不到怎麼辦?

 

通常一個句子可以轉向自己,他人和完全相反。有時候你可以找到比三個多的反轉,而有時候比較少。當你處理一個有關物體的念頭時,例如身體,將它完全相反的反轉,也可以轉向「我的想法」或「我的思想」- 例如,「我的身體不健康」可以轉成「我的想法不健康」。針對所有的反轉,找到一樣真實或更真實的實際例子(盡可能至少三個)。

© 2023 by CTW